【图】美国德州科涅霍岩洞考古发现1500年前有人吞了一整条毒蛇 还吃了丝兰的花

2019-05-13 15:08:15 来源:www.bjyglc.net 作者:zl001

世界奇闻网:网站小编据网络最新关于“美国德州科涅霍岩洞考古发现1500年前有人吞了一整条毒蛇 还吃了丝兰的花”报道资料整理发布相关细节内容!

这根保留在史前粪化石中的毒牙,可能属于响尾蛇或铜头蝮。 PHOTOGRAPH COURTESY ELANOR SONDERMAN

这根保留在史前粪化石中的毒牙,可能属于响尾蛇或铜头蝮。 PHOTOGRAPH COURTESY ELANOR SONDERMAN

研究人员也分析了粪化石里找到的花粉,显示这个人吃了丝兰的花。 PHOTOGRAPH COURTESY OF CRYSTAL DOZIER

研究人员也分析了粪化石里找到的花粉,显示这个人吃了丝兰的花。 PHOTOGRAPH COURTESY OF CRYSTAL DOZIER

(世界奇闻网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ERIN BLAKEMORE 编译:钟慧元):1500年前有人吞了一整条毒蛇!他是大冒险输了吗? 这令人摸不清头绪的考古发现,究竟是古代仪式的证据,还是史前的大冒险游戏玩过了头?

分析粪化石(保存下来的人类粪便)的工作肮脏又难闻。 但每隔一阵子,粪化石也能揭露一些真正令人惊讶的事情。

这次出现在《考古科学期刊》(Journal of Archaeological Science)一篇文章中的惊奇,是1500年前被人类消化之后,留在现今德州一处岩洞里的一根毒蛇毒牙。

考古学家爱莲诺. 桑德曼(Elanor Sonderman)发现了这根毒牙,这也是她在德州农工大学的研究所工作的一部分。 她其实并不是刻意要在这堆史前粪便里找这根特别的宝贝,而是想多了解把德州下培可斯河峡谷地的这处洞穴当厕所的原住民。 这个岩洞的名称为科涅霍岩洞(Conejo shelter),在1960年代成为考古发掘遗址,但后来盖水坝的计划让这整片地区成了一片汪洋。

这片地区的洞穴里有许多保存状况很好的古代文物,包括用植物纤维编织的凉鞋和篮子,但最有价值的科学数据,可能会让考古学家以外的人觉得有点惊讶。

「就是粪便。」并未参与这项研究的提姆. 莱利(Tim Riley)说,他是粪化石专家,也是犹他州立大学东部史前博物馆的馆长。 莱利解释说,粪化石蕴含了丰富的信息:可以透露排出这堆粪便的人在健康方面的诸多信息,里面留下的食物残渣也是古代人类吃了些什么的直接证据。

分析了科涅霍岩洞中的粪化石之后,研究人员还找到了花粉,显示这位古代人类也吃像丝兰花朵之类的多肉植物。 这个人还吃了看起来像小型啮齿类的动物,没有去皮、也没有煮过──以当时的低佩科斯人来说是很普遍的做法。

然而,在粪化石中找到的毒蛇鳞片、骨头和牙齿,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在那个粪化石里找到的其他东西,在那个地区都算是蛮普遍的,」桑德曼说:「但那根毒牙实在太突兀了,我们知道这一定要好好探索一番,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

这根毒牙中心的空洞让团队得以辨识出这条倒霉的蛇属于蝮蛇科,可能是西部菱背响尾蛇或铜头蝮,这两种蛇在这个地区都很常见。 鳞片上没有烧焦的痕迹,显示这条蛇并没有被烹煮。 而大量的鳞片则显示这条蛇是被整条吞下。

但到底是为什么呢? 我们不可能回到过去,请教这堆粪便的创造者,所以研究团队开始钻研这个地区其他文化的历史与神话中,以寻找线索。 他们发现,蛇很少被拿来吃,除非面临粮食压力──就算这样好了,他们通常也会先把蛇处理好,去掉骨头、蛇头或毒牙再煮熟。 即使在科涅霍岩洞其他粪化石中有找到蛇的残骸,也似乎全都不是毒蛇。

来自该地区、同一时代的岩画,曾出现过过类似于蛇的主题,而蛇在中美洲与美国西南其他文化中的萨满仪式里,扮演着重要角色,那就是超自然领域的守门者。 低佩科斯地区岩画的权威专家凯洛琳. 波依德(Carolyn E. Boyd)提出,这些岩画可能代表那些吃了皮约特仙人掌(peyote)或其他会影响心智的东西的人常出现的幻觉。

所以这根毒牙,会不会是萨满仪式的证据? 尽管桑德曼的研究团队提出理论,说这条蛇是因为「明确的仪式性目的」才被吃掉,但并没有办法确认。 「我不希望有人说,『我们发现了一个崇拜蛇的文化,这个文化的人会因为仪式需要而吃蛇,」桑德曼说:「我们并不是这个意思,这只不过是其中一个例子而已。 」

但她说,这根毒牙确实指出了一点,就是人类吃毒蛇并不是什么史无前例的事,但有鉴于这件事情如此独特,这个人也可能是在特殊场合才吃下这条蛇的。 当然也有可能不是。 说不定这只是大冒险游戏,或这个人就是特别爱吃危险的东西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