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美国佛罗里达迷人稀有超级“鬼兰”正在面临“缺水危机” 螺旋沼泽保护区正在干涸

2019-11-07 14:14:16 来源:www.bjyglc.net 作者:zl001

世界奇闻网:网站小编据网络最新关于“美国佛罗里达迷人稀有超级“鬼兰”正在面临“缺水危机” 螺旋沼泽保护区正在干涸”报道资料整理发布相关细节内容!

稀有的鬼兰主要生长在南佛罗里达的三个保护区,它迷人的花朵已让世界各地的人陶醉。 PHOTOGRAPH BY MAC STONE

稀有的鬼兰主要生长在南佛罗里达的三个保护区,它迷人的花朵已让世界各地的人陶醉。 PHOTOGRAPH BY MAC STONE

螺旋沼泽保护区的位置

螺旋沼泽保护区的位置

鬼兰不是唯一生活在沼泽与沼泽森林的附生植物。 落羽松原始林郁郁葱葱的树冠提供了理想的栖地与微气候给其他多种稀有的附生植物,例如这种多穗兰(Polystachya

鬼兰不是唯一生活在沼泽与沼泽森林的附生植物。 落羽松原始林郁郁葱葱的树冠提供了理想的栖地与微气候给其他多种稀有的附生植物,例如这种多穗兰(Polystachya concreta)。 PHOTOGRAPH BY MAC STONE

在螺旋沼泽,一只狮身人面像蛾(Pachylia ficus)为一株鬼兰授粉后徘徊在花朵上方。 PHOTOGRAPH BY MAC STONE

在螺旋沼泽,一只狮身人面像蛾(Pachylia ficus)为一株鬼兰授粉后徘徊在花朵上方。 PHOTOGRAPH BY MAC STONE

生物学家彼得. 胡利汉正在观察「超级鬼兰」,位置在一棵落羽松上15公尺的高处。 PHOTOGRAPH BY MAC STONE

生物学家彼得. 胡利汉正在观察「超级鬼兰」,位置在一棵落羽松上15公尺的高处。 PHOTOGRAPH BY MAC STONE

圆滑番荔枝是鬼兰的重要宿主。 它们能在长时间的洪水泛滥中存活,而且它们茂密的树冠有助于创造出适合鬼兰的理想微气候。 PHOTOGRAPH BY MAC STON

圆滑番荔枝是鬼兰的重要宿主。 它们能在长时间的洪水泛滥中存活,而且它们茂密的树冠有助于创造出适合鬼兰的理想微气候。 PHOTOGRAPH BY MAC STONE

一条木栈道蜿蜒通过螺旋沼泽保护区及其湿草地、沼泽,还有全世界最大的原始柏树林。 PHOTOGRAPH BY MAC STONE

一条木栈道蜿蜒通过螺旋沼泽保护区及其湿草地、沼泽,还有全世界最大的原始柏树林。 PHOTOGRAPH BY MAC STONE

「超级鬼兰」是南佛罗里达野外已知最大的鬼兰,它会同时绽放许多花朵,有时夏季的多数时间都在开花。 PHOTOGRAPH BY MAC STONE

「超级鬼兰」是南佛罗里达野外已知最大的鬼兰,它会同时绽放许多花朵,有时夏季的多数时间都在开花。 PHOTOGRAPH BY MAC STONE

世界奇闻网导读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DOUGLAS MAIN 编译:涂玮瑛 摄影:MAC STONE):这些迷人的奇异花卉正在受到人类活动的威胁,而科学家才刚要开始了解它们。

鬼兰是一种独特且异常美丽的花卉,只生长在古巴以及南佛罗里达的沼泽森林,那里有大约2000株这种植物。 这个物种从空气中吸收水分,并没有叶子。 相反地,它的绿茎会像一根根意大利扁面条一样紧抓着树,把自己固定在宿主上。 一年中的多数时候,鬼兰都毫不起眼。

但它开花时就令人惊艳。 它的花朵是亮眼的白色,在它生长的阴暗绿色沼泽中十分突出。 它的花瓣有两个又长又纤细的尾巴,会在微风中摇曳,就像在空中盘旋一样。 鬼兰是一个保护伞物种(umbrella species, 编按:指的是本身有保育价值,当维护了该物种,也能连带保护范围内的其他物种),只能存活在高湿度且保持完整的森林里,这种森林能避免鬼兰受到冬季结冰、干旱与野火的伤害。

你只能在几个地方轻易见到鬼兰,其中一处为螺旋沼泽保护区(Corkscrew Swamp Sanctuary),是美国最大的落羽松原始林。 这里最吸引人的不是普通的鬼兰,而是一棵称为「超级鬼兰」的大型植物。 它生长在一棵落羽松上15公尺高的地方──这个位置保护了它免于遭人盗采──游客可以透过现场的望远镜观察它。

这棵超级鬼兰可能由多株互相纠缠的植物组成,在夏季会开出超过40朵花,而且常常有高达10朵以上的花同时绽放。

摄影师马克. 史东(Mac Stone)说:「这真是太疯狂了。 」因为大多数的野生鬼兰同一时间只会开一两朵花。

但这棵超级鬼兰与其他鬼兰可能有麻烦了。 新研究显示,螺旋沼泽正在干涸。 根据发表在《湿地科学与实务》期刊(Wetland Science & Practice)的一篇新论文,如今该区的沼泽与季节性沼泽森林正经历着更长的干期,沼泽会更快干涸,而且整体水量也更少。

该论文由螺旋沼泽保护区的研究主任尚恩. 克莱姆(Shawn Clem)与水文学家麦克. 杜佛(Michael Duever)共同完成,虽然内文只聚焦在螺旋沼泽,但科学家与保育人士说,佛罗里达州的多数鬼兰也受到相同问题所威胁──土地利用的改变与开发,正在缩减流向鬼兰的重要栖地的水量。

开发的威胁

佛罗里达州的鬼兰大多生长在保护区:国家野生动物保护区、州立自然保留区与州立森林,以及私人保护区如螺旋沼泽。 这些地方都有兰花与其他附生植物所需的条件──雨季期间的积水造成的高湿度,当地的雨季从晚春开始,并会持续到秋季。

鬼兰历来都能撑过干季,因为干季不会久到足以让鬼兰完全干枯。 以螺旋沼泽为例,根据该研究,从1960年到2000年,落羽松林的水每年的干涸期最多两个月。 但近年来,螺旋沼泽每年出现了超过三个月的干涸期。 保育科学家兼国家地理探险家彼得. 胡利汉(Peter Houlihan)以鬼兰为研究对象,他说,在某些地方,这种状况可能足以伤害鬼兰。

「在历史上,这种事是绝对不会发生的。 」胡利汉说。 这些干涸的诅咒可能导致当地鬼兰相继死亡。 「这只是显示鬼兰有多脆弱的其中一个例子。 」

克莱姆与杜佛的论文显示,水量减少有多重原因,大多与开发有关。 这些原因包括水道改向(让水远离道路与邻近住家)、郊区与农业抽取的水增加、能够储水的绿地减少。 缺乏自然野火,也导致植被类型从草变成例如灌木等的大型植物。 后者需要使用较多水。

克莱姆说,这是一个教训,告诉我们不能只是建立野生动物保护区,然后就什么事都不做了。 我们依然必须避免植物、动物与整个生态系受到保护区疆界外的威胁。

「我们不能只是在保护区周围设立栅栏,就以为它会解决所有问题。 我们需要思考我们如何管理水」并保护水流,水文学家罗伯特. 索布恰克(Robert Sobczak)说。 他任职于大柏树国家保护区(Big Cypress National Preserve),那里有大约1000株鬼兰,是鬼兰数量最多的地方。

疆界外的开发

几乎所有佛罗里达州的鬼兰栖地的水文,都因为周边地区的开发而改变。 索布恰克说,以大柏树国家保护区为例,过去15年内的地貌明显比起以前更干燥。

他在电话中说:「现在这里是个干燥的10月。 」当时他正在观察保护区内数一数二大的柏木圆顶林(cypress dome,编按:柏木圆顶林是通常在沼泽边出现的小树林,名称来自聚集在一起的树梢呈现圆形状)。 「这里应该要充满水。 」虽然他还不能将缺水跟大柏树国家保护区的鬼兰相继死亡直接链接,但这种现象确实让他跟他的同事东尼. 佩纳斯(Tony Pernas)感到担忧。

「我很担心。 」佩纳斯说。 他是该保护区的植物学家与资源管理主任。 「沼泽的深水区域是鬼兰的生态栖位,所以即使水位只下降了几公分,也可能导致足以摧毁鬼兰族群的野火。 」仅仅是过去两年内,大火已经横扫了大柏树国家保护区1万2140公亩的土地,其中多数主要是鬼兰的栖地。

皮卡尤恩滨水州立森林(Picayune Strand State Forest)的情势又更危急。 如同该区的其他地方(螺旋沼泽除外),当地的柏树原始林在1940年代与1950年代遭到砍伐。 不久之后,为了一个称为南方金门庄园的小区计划,当地开始兴建河道及开发道路。 当时南方金门庄园被认为将是世界最大的住宅区。 这项计划最终没有成功,但根据生物学家麦克. 欧文(Mike Owen)的说法,抽干这个地区和随后降低地下水位的行为严重伤害了当地的植被,包括鬼兰。 他任职于法卡哈奇滨水州立保护区(Fakahatchee Strand State Preserve),就在皮卡尤恩的东边。

欧文说:「虽然皮卡尤恩以前有很多鬼兰,但现在不再如此了。 」他补充说:「这一部分是因为水文周期变短。 」他指的是那边的土地被水淹没的周期变化。 他说,水文周期变短,是由于该地区依然有一系列的河道。

而流向法卡哈奇保护区和佛罗里达山狮野生动物保护区(Florida Panther Wildlife Refuge)的水量,又因为注入了一条沿着29号州道的河道而减少;佛罗里达州大约半数的鬼兰都生长在这两个保护区。 29号州道是一条两线道(该州想要拓宽为四线道),这条路北起滨海的艾弗格雷兹市,一直通往西南方的内陆,将原本流向保育地区的水流转向海洋。

怀抱希望的理由

不过,复育计划与仔细规画能有所帮助。 举例来说,法卡哈奇滨水州立保护区已经挡住两条河道,这两条河道穿过陆地,并曾经将水流转向西方。 欧文说,自从这项改变后,该保护区的水位已经涨了超过30公分。 1994年一个名叫约翰. 拉罗什(John Laroche)的男子,在这边试图偷窃鬼兰与其他附生植物被捕后,也让这个保护区变得臭名昭彰。 小说《兰花窃贼》(The Orchid Thief)与电影《兰花贼》(Adaptation)都提及了这个偷窃兰花的故事。

对于克莱姆与杜佛的论文,索布恰克说:「我认为这是个警钟」,并提醒人们将流入保护区的水维持在一个健康的水位。 然而螺旋沼泽比鬼兰其他大部分栖地都更靠近郊区的开发区,同时住宅区也正在扩张。 随着它们一步步逼近保护区,水文变化可能会对住宅区与保护区都造成影响。

胡利汉说,关于鬼兰(Dendrophylax lindenii),我们还有很多需要了解的地方。 这就是为什么保护它们的栖地如此重要。 举例来说,一篇由胡利汉、史东、克莱姆、欧文与托马斯. 埃梅尔(Thomas Emmel)──加上摄影师卡尔顿. 瓦德(Carlton Ward)带领的团队在佛罗里达山狮野生动物保护区的观察──在2019年9月发表的论文,显示鬼兰由不只由单一一种蛾授粉,这与科学家原本以为的不一样。 这项发现不仅对鬼兰几乎无人知晓的繁殖生态提供线索,也显示保育鬼兰可能比预期的更简单些,因为它不是只依赖单一一种授粉者。

鬼兰的困境也促使数名科学家与保育人士试图让鬼兰获得《濒危物种法》的保障。 欧文与其他人正在努力制作数据来支持把鬼兰列入该法案名单的提议,他们希望在不久的将来就递交这项提议。 在《濒危物种法》名单上列入鬼兰,也会为鬼兰的栖地提供更好的保护。

「我们需要保护像螺旋沼泽这样的地区,」克莱姆说:「这样我们就能持续了解生态...... 并保育这边某些非常独特的野生动植物。 」